離婚后的楊冪,或許可以實現演技事業上的所謂轉型
娛樂

離婚后的楊冪,或許可以實現演技事業上的所謂轉型

2018年12月22日 22:37:04
來源:娛論導向

楊冪劉愷威

楊冪劉愷威在冬至日宣布離婚,這也是兩人五年感情的一個正式句號。只是,明星在眾人滿前畫上的這個“句號”,跟我們普通人的有點不太一樣。他們需要斟字酌句地撰寫聲明,以及選擇時機,步步為營,小心洞察,審時度勢……差半點就會讓自己陷入不利,乃至蒙受極大損失。

很多新聞都是沒法預測的,比如劉強東之前突然被公布在海外被捕,或者前不久的陳羽凡被爆吸毒,等等,對于媒體來說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“突發”。不管當事人還是媒體機構,都沒法事先知道線索,哪怕生死這種必然會發生的事,在細節上所謂預測也常常會與事實存在極大偏差。之前香港傳媒界有個傳說,說是一個報社的編輯被部門領導安排,準備一個香港娛樂大亨邵逸夫的盤點報道,但是沒想到這位準備了紀念版面的編輯,后來當上了部門領導,然后又升職總編輯,直到后來自己退休,那份準備了幾十年的版面還是沒有發出……真正的突發,都是所謂的“世事難料”。

而宣布戀情或者離婚這種,對于明星來說就多了很大的選擇。每一個細節的擇機,都是極其講究和有學問的,這當然也是明星經紀團隊如臨大敵般需要應對的。

楊冪這次離婚,官方宣布的說法是“兩人已于今年簽署協議,和平分手,結束兩人的婚姻關系”。就不說關于“楊冪離婚”都上了多少次熱搜,以及此前漫長的兩年多傳聞(中間不斷地有所謂知情人爆料兩人離婚,乃至細節都言之鑿鑿地被爆出來,但還是遭到了經紀團隊的一次次否認),就說說這份正是離婚聲明前一天,楊冪經紀公司還公開否認官宣離婚,稱“這種傳聞好無聊”——這難道還不能說明,明星的離婚其實正是一個講究且有大學問的“大型活動”嗎?

通常明星有“大事”要宣布前,除了自己團隊會做沙盤推演、計劃書、層層把關等等,還會跟相熟的媒體打招呼,大概掌控一下什么樣的輿論方向,以及給熟稔的記者一個“事先告知”,都是應有之義。盡管有陰謀論猜測,之所以楊冪離婚在正是聲明的前一天就傳出來,是因為那天恰巧劉詩詩吳奇隆宣布了懷孕,這個風頭不好搶,于是就延后了一天。但這些都屬于重點之外了,重點是,這種所謂“大事”一定是有預期、預判和預料的,而非真正意義上的“突發”。

那么,明星在這種事情上為何要做預期、預判和預料這么麻煩的準備呢?不是有些明星的人設就是大大咧咧滿口真話嗎,為什么在離婚這種事情上可以反復蹂躪吃瓜群眾,甚至不惜自己打臉呢?當然是錢了。

在一個正常的市場經濟環境下,大多數不解和困惑乃至分歧,都可以從經濟學上找到那個“根兒”。何時宣布對自己的影響最小,以及可以讓自己想要的人設更加強化,在弱化不利的同時,還可以借機在粉絲和路人那里再贏得一票……世上沒那么多的性情中人,大多數的所謂“突發”和所謂的“驚天大八卦”都是謹小慎微“斟酌”出來的。事實當然是事實,但時機和分寸也是極高智慧的。

從人設和人設可以影響到經濟利益來說,楊冪此時宣布離婚,應該是最佳時段。當雙方誰在緋聞期中時,把這樣一個事先決定好的離婚結果宣布出來,都是一個沉重打擊。說好了以后還是“親人身份”“朋友身份”,就沒必要給對方一個損人不利己的打擊。雖然宣布當天是冬至,這倒不是一個什么宣布離婚的黃道吉日,但這個時候已經是未來不遠的各種節日密集期,到時候是否團聚、有沒有看望對方老人和小孩,等等,難免又會成為吃瓜群眾關注的焦點,選擇這個時候給大家一個徹底的交代,當然也給自己少了很多麻煩。畢竟在眾目睽睽或者偷拍鏡頭下勉強做出來的那些恩愛動作、團聚場面,也是挺難受的吧。

離婚對于二人未來的影響,應該說已經算是明星婚戀中負面影響最低的那一類了。劉愷威常年待在香港,不管是工作還是人設,都已經跟“楊冪老公”沒多少關系,他面對媒體也不再需要鐵青個臉去應付了。失去了“流量明星第一人”老公的這個title,于短期是利空,但對于這樣中年男星來說,長期來看現在未必不是一個“底部階段”。

至于早年第一撥嘗到微博流量、粉絲效應的楊冪,也無需為離婚之后的負面承擔太多,在公眾眼里,女明星離婚已經可以是“女性獨立”的一種證明,不但不丟人,還可以很強悍,少女、帶貨時尚達人,變身成為獨立女性、彪悍女強人,等等,自然都不在話下。本來對于1986年出生的楊冪來說,2018就已經被看到疲軟之勢,一方面在“流量”這個向度上,早已經不是“偶練”“101”這些能打能殺的新鮮愛豆的對手,另一方面連00后的張子楓、文淇和鄧恩熙都已經成功殺將出來,成為新一代有演技有顏值有流量的年輕偶像也指日可待。楊冪面對這樣的前堵后追,自然要做出新的選擇,以及重新規劃出新的路線。“離婚”這等人生大事發生了,人生有了一個新階段,那么順其自然就可以在事業上所謂“轉型”了。

其實,在此算這樣一筆“離婚賬”是挺沒意思的一件事,本來誰都有不同的人生階段,盡管我們可以籌劃,但卻無法真正主宰自己的每一步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惑和局限是一定的。在所謂的“離婚經濟”中,可以繼續看好楊冪的原因是,她其實已經為轉型做出了非常有力的一步,說的正是那部口碑惠譽參半的《寶貝兒》。從觀影之初,到后來看到導演劉杰講述這部電影拍攝的過程,都能感受楊冪對于轉型和演技這件事的迫切感,而且她也通過堪稱決絕的努力做到了很多(比如這部戲前后殺青了三次,也就是相當于重新拍了一次,然后再重新拍一次,對于當紅明星來說,這當然是一種看得見的努力),也讓人看到關于演技這件事堂而皇之的進步。

流量勢必要轉換成經濟利益以及其他利益,才可以稱之為有效,然而可以真正支撐流量的,是且只能是這個藝人身上的作品。

(文/朱白)

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鳳凰網立場。本文系鳳凰娛樂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禁止以任何形式轉載,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
久机热视频/这里只有在热线精品视频_99久久99视频只有精品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