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紅一年后,白宇說“人啊,不要太冒頭”
娛樂

爆紅一年后,白宇說“人啊,不要太冒頭”

2019年07月31日 19:24:39
來源:8號風曝

想象過,白宇如果不做演員,也不會有多大變化,應該也和現在一樣,是個“颯沓風翔,逍遙自在”的年輕人。

他依然會在閑暇時,走到西安的城墻下,聽街頭樂隊唱那首張震岳的歌。

null

可愛是最高級的形容詞,而白宇就是可愛的。

他的可愛源自于動物性,是由內而外,相由心生,是無技巧、不自知、沒有辦法表演的一種特質,是討好無法達成的效果。

隨性和專注,這兩個天差地別的形容詞,在他的身上結合到一起,讓你不知道他的邊界到底在哪里,因為不隨性,就無法再可愛,不專注,就不會有成就。

null

許多流量藝人看上去總是稍顯拘謹,可白宇卻是個鮮活靈動的異類,時常仰天大笑,不做偽飾,平時就好像你身邊隨時會出現的鄰家小哥一般,胡子也不刮,穿個拖鞋短褲,戴上漁夫帽和眼鏡便出了街,直播的時候樂呵呵地對著屏幕唱歌,讓你恍惚以為在和中學時遞過紙條的男同學視頻戀愛。

而到了那些群星云集的地方,他就喜歡默默地站在邊上,見了偶像黃渤也不好意思要微信。與優秀的娛樂圈前輩接觸,他也從不試圖攀附,只想用專業征服對方。

哪怕是錄綜藝,也是個不愛搶鏡頭的,玩兒不進去就坐到角落里看著別人傻笑,玩兒進去了又會連翻十幾個跟頭稱霸全場,勝負欲收放自如,開不開心沒人知道,仿佛是在和這個名利場有意保持距離,以保護自己的自尊和坦蕩。

null

看上去,他很容易親近,也很容易釋放自己的熱情,但想要真正觸動他,卻是在與他刻骨的執拗作斗爭。他有一套自洽運轉的邏輯,能讓他保持單純和松弛,對于外界異常的信息,他需要緩慢地消化接收,除非達成真正在自我層面的認知,才有可能做出改變和努力。

而他一旦努力起來,就相當可怕了。

別人是“劍走偏鋒急上路”,他卻是“霜刃未曾試三分”。

1、一聽說有太空戲,眼睛就亮了

白宇還在上海拍攝《紳探》時,經紀人推薦他去見了鄧超和俞白眉,兩人給他講述了《銀河補習班》的整個故事。

一聽說有太空戲,白宇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。

“哇,要拍上太空?那是不是很好玩?想象中,他們會創造一個零重力的地方讓我去玩去拍,那好嗨啊,好想去。后來又聽到他們講到電影中的父子關系,和我跟我爸的那種傳統父子的感覺完全不一樣,很好奇,就蠻想去的。”

null

第一次雙方見面只是大概聊了聊故事,過了許久,鄧超和俞白眉見了許多人選后,決定再見一次白宇,讓他試一下片中的旁白。   “我第一遍念的時候,自己就覺得情感不足,也許是沒放開,大家也不是很熟。我就主動要求說,能不能喝一杯酒?”  

null

一杯酒后,他安靜了一會,重新再念,雖然也有磕磕絆絆,但情緒變得很飽滿。

“定我之前,隔的時間也蠻久的,會忐忑,但我覺得忐忑也沒有用,人家要是選別人也沒有辦法。我也不會去主動問。”

2、電影里顏值下降?不重要

鄧超和俞白眉在影片宣傳時,一直對白宇不吝贊美,甚至用“除了他想不到別人演”來形容,因為飾演成年馬飛的演員需要很多優秀特質——

null

要有非常好的聲音表現力去完成旁白;

身為航天員要有男人氣概;

要有好身手、定力和耐心去面對高強度的威亞戲;

要有感受力和想象力去完成無實物的太空CG表演;

而人物塑造上從十七八歲演到三十五六歲,也需要很大的年齡跨度。

在中國這個年齡段的男演員中,白宇確實擁有足夠的外形貼合度和演技水準,因此脫穎而出。

null

鄧超還表揚白宇有一個好的視野,因為他愿意用幾倍的時間準備這個角色。為了《銀河補習班》這部電影,白宇在去年最有人氣和熱度的階段,付出了四個月的檔期,實際上僅拍了二十多場戲。

他提前二十多天進組,一方面觀察前兩個飾演馬飛的小演員,與他們在狀態上做到貼近,“我要去看他們在表演時有哪些性格化的動作,比如遇到自己喜歡的人是什么狀態,遇到不喜歡的人,說話是什么狀態。”

過去他演繹角色慣用的方法,是尋找角色與自己的相通之處,然后代入自己。而這一次,由于是三個人共同塑造一個人物,他必須自我調整,也因此讓他發現,未來可以嘗試更多不同的方法去進入角色。

null

另一方面,他要進行威亞的適應性訓練,因為威亞衣要根據每個人不同的身高體重去調制配重,調整好了就只能本人穿,否則連基本動作都做不了。   這個時候他才知道太空戲是怎么拍的,原來并不會有零重力空間讓自己體驗,而是要靠吊威亞,加上自己對全身肌肉群的控制,來表現出失重的感覺。  

null

平日里,白宇熱愛極限運動,所以這種訓練,在旁觀者看來可能極為艱苦,可對他而言卻是“痛并快樂著”,“我真的很享受吊在空中的感覺。”   這顆愛玩好動的心,對他幫助很大,每次被吊起來,他的眼神里都充滿了對拍攝環境的好奇,但與此同時,他必然要面對的是頭暈、目眩、腦充血的生理反應,尤其充血令他臉部浮腫變形,這也讓他在電影里看上去并沒有以往那樣精致。   “我知道腫了、變形了,但我不在乎這些!你愛咋說咋說,顏值下降?不重要!”   而最難的,是航天員馬飛出艙的戲份,這在國產片中都十分罕見,白宇完全沒有可參照的對象,正因如此,這也是一個中國演員極為難得的經歷。  

null

回憶這部分拍攝時,原本倚靠在沙發上的他彈了起來,反復感嘆著“太難了,真的太難了”,因為艙外的戲除了頭部之外,全部是CG做的,沒有道具,全憑想象,并且只能用臉來表演,身體的運動都靠別人控制,完全無法借力。

“啥也沒有!一開始都不知道呼吸應該是怎樣的,動作也不能太大,我們都是在一點點試,看怎樣才像,真的太難了。”

他趴在沙發扶手上,像只小動物一樣,模擬著寂靜宇宙里宇航員一呼一吸的聲音,模擬著當時臉部無法借力的狀態,隨后有些得意地說:“以后我要是再拍這種,就太有經驗了!”

3、每場戲都在糾結,其實是對的

談起鄧超,白宇認為兩人相似的地方,就是對專業上近乎變態的要求。不過俞白眉卻說,白宇對待表演時的完美主義有過之而無不及,有時候甚至過于糾結了。

“因為每條拍完,我都感覺沒把自己演爽,但我知道,導演、編劇以及我自己的理解,不可能同時滿足,所以總是很難達到我個人的‘爽’。”

最后看到成片,他依然覺得每一場戲都不夠到位,“說實話,我發現我當時每場戲都在糾結,其實是對的。”

因為他在電影上還處在摸索的階段,容易產生自我質疑,“但已經結束了,我只能當作長了一個經驗,慢慢學慢慢磨唄!”

null

有的人是生來就適合做演員的,比如白宇,有很強的模仿能力,協調性好,好動又柔軟,學什么動作技巧都特別快,扮相既能粗獷又能精致。從演第一部戲開始,他就能讓你看到人物本身,而不是作為藝人附加的其他東西。   他還有很多適合的角色沒有演,表演潛力遠遠未被挖掘。  

null

往往電視劇表演是在消耗演員的能量,而電影表演則是透過一種節制和凝聚,產生力量。

這些年,他大多飾演的是各類劇里的男神形象,在《銀河補習班》之前,只演過《微微一笑很傾城》和《建軍大業》兩部受人關注的電影,都是戲份不多的配角,雖然有一定的發揮,但不足以讓他獲得在電影方面的自信心。

以致于,當他聽到“文藝片”三個字就驚訝地連珠炮回應:“算了吧!我適合嗎?我的媽呀!我沒演過,不知道怎么演。”

大概覺得自己反應太大了,隨即又解釋:“我拍電影本來就是一個新手,像個小學生一樣,沒有自信,拍文藝片好像更難,壓力更大了。”

他并不苛求往電影方向發展,“不是我想往哪兒偏,就能往哪兒偏的,遇到好項目我可以去爭取,但成不成不是我說了算。”

4、不去生活,就不知道該怎么演戲了

在《鎮魂》剛剛火爆之時,白宇曾透露來找自己的項目多了,但時隔一年有余,新人新劇不斷涌現,開始影響白宇的熱度和市場,在暫時沒有高質量作品出爐的情況下,粉絲和流量終歸會慢慢流失。

白宇卻不為此焦慮,甚至希望粉絲能更關注自身,“他們順帶關注一下我,就可以了”。

“這一年,我并沒有想要在大火的時候,趁機讓自己一定要怎樣。那樣我會不會更累?現在已經很累了。”

“慢慢來唄,不著急。我確實在我最火的時候拒絕了很多大IP,因為來的項目并不是那么合適,如果角色我不喜歡,我也不會接。去了就一定會好嗎?不見得。《銀河補習班》就是我在那個時候的選擇。”

null

讓他焦慮的,更多是不能休息。   “我真的很累,工作讓我喘不過氣,不去生活的話,就不知道該怎么去演戲了。”   對于未來,他也不愿意有什么“三年計劃,五年目標”的答案。“當影帝嗎?何必讓自己活得這么累呢?”   他曾說:“人吧,不要太冒頭。”   這并非是他沒有進取心,而是他的欲望都投進了表演這件事本身。急切地暢想未來,從不是他的行為方式,在其他事情上過于突出或占據精力,終究也會影響到他的表演。   因為熱愛表演,他在演戲時無比的專注,甚至不斷糾結,在演戲之外,他就需要一塊自留地,一個屬于自己的空間,去調節因專注和糾結帶來的自我壓抑。   于是,他強調自己需要生活,需要無所拘束,需要保持隨性,需要給自己留有余地,哪怕就此失去一些機會,也是值得的。  

null

就像開頭說的,白宇如果不做演員,也不會有多大變化,可當天賦和熱愛讓他成為了一個演員,他也不會改變自己。

想想,這是一件多么令人羨慕的事。

在完成《銀河補習班》的宣傳后,白宇的下一部戲即將開拍,這部戲終于是許多人期待他能去嘗試的現實題材。他即將飾演的人物歷劫十數年,命運跌宕起伏,從極度陽光到極度悲情,不再像偶像劇男神一般無所不能,這或將成為他表演生涯中迄今最具難度的一個角色。

他非常期待他的到來。

“我不知道我會演成什么樣,我想更釋放一下,看看自己,能把自己釋放成什么樣。”

null

久机热视频/这里只有在热线精品视频_99久久99视频只有精品在线播放